« 上一篇

一见钟情却无疾而终的爱情啊

  一见钟情却无疾而终的爱情啊

  我对燕先生,是一见钟情的。

  大三,喜爱户外爬山的我,参加了“哎呦旅行”组织的一次登山活动,燕先生是领队。那时候的他,喜欢别人叫他“十二”,是大我两届的计算机系学长。爽朗的笑容和山间的清风一起,将我撞个满怀。眼睛在他身上挪不开,原来这就是心动的感觉。

  为此,我加入了正在招人的“哎呦旅行”,负责线上宣传和校园活动,认识了leader熊和天天,还有栗子、Jessie和李。我们一起商讨周末的户外徒步和城市越野,一起印发传单,一起畅谈对未来的美好。

  三个月时间倏忽而逝,生病时,他曾送上关怀;和同学起了矛盾,他也曾拎着酒来开解;孤单时,也曾给我温暖的拥抱;他还邀请我到他实验室参观。能聊到一块儿,能吃到一块儿,能玩到一块儿,这不就是爱情的模样吗?

  6月我的生日,哎呦旅行的伙伴替我庆生。大家都喝到了微醺,在路口分别时,十二提出送我回寝,双颊瞬间滚烫,心里雀跃不已。和其他人分开,我却听到身后栗子略带哭腔的声音。

  “凭什么要十二送她啊?!凭什么十二一定要送她啊?!!”模模糊糊的是Jessie劝解的声音。

  原本雀跃的心,像是被浇了一盆冷水。

  十二和栗子,是…什么关系?

  回寝的这段路,十二还在说什么,可我却只剩下忐忑。

  栗子先于和我十二认识,回想起来,他们平日里也走得很近,除了哎呦的活动外,好像私下也会约着一起玩。似乎,栗子用十二的杯子喝水,十二也不介意;似乎,似乎……

  我难道是介入别人感情的第三者吗?越是这样想,内心里愧疚感越是严重,再也无法坦然地面对和十二的关系了。

  或许只有一种方法可以解决。我联系了哎呦旅行的leader熊,以学业忙碌为由,退出了哎哟。对此,十二没有多问,只是关照注意身体,不要太累。

  不久之后从朋友圈看到十二和栗子交往的内容,幸福甜蜜溢出屏幕,我愈加觉得自己及时抽身而出是对的。

  大三结束,接着是学术论文和毕业论文,准备直升研究生。那些怦然心动、一见钟情的感情,也无疾而终了。